主页 > Q爱生活 >撰文记述本地戏剧沈国明为戏癡迷 >

撰文记述本地戏剧沈国明为戏癡迷

2020-07-12 961评论
撰文记述本地戏剧沈国明为戏癡迷回顾七十年代,马大华文学会号召发起春雷文艺大汇演时,剧中人也是文化人,相关的发展记录还不少。近年来,本地戏剧蓬勃发展,但有关方面的文字记录非常少,戏剧作品的出版几乎是零。根剧本地文学史家方修的史料整理,马来西亚话剧是在1919年萌芽,所以,2019年将是大马话剧的百年纪念。剧场工作者开始意识到,做剧场的人不应该只是一味演出,反而应该用文字作记录,包括目前在中国南京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系修读博士学位的沈国明。36岁的沈国明是心向太阳剧坊创办人之一。2005年,心向太阳剧坊出版了《十年剧运》,不仅为该剧坊作了一个记录,也为马来西亚戏剧发展史留下珍贵的一页。2013年,沈国明推出着作《剧中人》,内容写他过去观看戏剧的体验,而他的角色也从剧中人变成作者。2015年,他再推出《剧中人II》。这时候的他,已在南京大学修读博士学位,并深刻了解到文字记录的重要性。新作收录60部戏剧观后感他指出,九十年代,一些公会或社团还有举办剧本创作比赛,文艺比赛则分成小说、散文、诗歌和戏剧。但是,在过去十多年来,大部分文艺比赛只设小说、散文和诗歌项目,再没有设置戏剧或短剧的比赛项目,而一些作家协会也不再带有戏剧的元素。“以前,很多搞戏剧的都是文化界或是报界的人,又或者是懂得写文章的人在搞戏剧和社团。上世纪七十年代,马大华文学会就曾举办春雷大汇演。“自从春雷大汇演被禁后,后期的戏剧人越来越少跟文化圈子的人交流,加上后来的戏剧发展逐渐不以文化为本,剧场更多是运用剧场本身的元素,比如肢体和装置,所以,戏剧文学就渐渐没落。这十多年来,也很少看到戏剧作品的出版,国内更是几乎没有戏剧作品。”目前,沈国明正写着论文“马华百年话剧发展史”,没有文字的留传,使得他的研究面对困难。“我也一直在找文字的资料,的确很难找,特别是战前的史料,近期的也没有资料,只能看报章的报导,才可能看到一些。”他有感而发地说,本地戏剧和文学两个领域几乎越走越远。“搞戏剧的人就只是在自己的圈子自得其乐,文化界和戏剧界几乎是两个没有交集的圈子。”沈国明曾编导演共40部舞台剧作品,数次获中国国务院侨办公室邀请出席文化和艺术观摩活动,其学术专长与研究兴趣为戏剧实践与理论、教育和社会人文。他在戏剧圈子20年,多年来不只演戏,还到处去看戏。2011年,他开始有机会看更多国内外的话剧,包括舞台剧、话剧、音乐剧、京剧、儿童剧,甚至藏戏,并尝试把看过的戏剧通过文字记录下来,一方面可抒发自己看戏的心得,另一方面也想与大家分享这些戏剧的精髓。就这样,《剧中人》诞生了。最新推出的《剧中人II》收录了他观赏近60部国内外戏剧的观后感。出国赚快钱自费演戏剧沈国明幼时住在柔佛峇株巴辖,住家隔壁就是神庙,他的父亲则是神庙的管理员。每逢庆典,庙宇都会演大戏,敲锣打鼓的声音吸引了他拿着小凳子去看大戏。“那时候,我也不懂他们在演什幺,纯粹觉得这样的舞台表演很特别。就读高中三时,为了学业,我在校内参加学校戏剧组时,才算是真正接触话剧。”当时的他并没有特别爱演出,直到年底参与迎新话剧时获得好评,获得了一点鼓励,他才开始投入其中,并活跃于演出和创作,过后,他也应学长之邀参与校外公演活动。中学毕业后,他到吉隆坡韩新传播学院修读广播电视电影系,其中一些课程就与戏剧有关。毕业后,他在报社和电视台工作了一段时间,主要还是搞剧场和演出,并于2000年与一群同学发起心向太阳舞台戏剧。“我想尽办法在最短时间内赚取数千令吉,想来想去,在国内是没有办法了,有机会就到新加坡卖鸡饭,结果筹了约四千令吉。当时是21岁。”沈国明从新加坡回到吉隆坡后,就马上召集心向太阳话剧的原班人马,于2002年3月一起演出《汪洋中一条船》。演出完毕后,他马上飞到英国待了一年半,赚了一些钱,再于2003年底回马开始筹备2004年的戏剧,并正式为心向太阳剧坊办理注册手续。走到哪里看到哪里沈国明成立剧团后,开始有机会与政经文教界的人士接触,并获得媒体的支持,也与中国驻马大使馆和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有了联繫。有一次,中国驻马大使馆致电邀请他参加有关文艺的交流活动,开启了他到中国各地进行交流考察之路。询及特别的体验时,他提到,他在高三千多海拔的西藏第一次看传统藏戏。“那时刚好是藏族盛大的节庆,一个星期都演着藏戏。没有舞台,只搭一个帐棚。他们从上午11点至傍晚六七点,在平地上演出。“我去到现场时,四周围坐满观众,很多都是老人和小孩人,那种感觉很特别。虽然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当地一些人还是懂得少许华语,我还访问了幕后组员。”他经常藉着在南京大学求学的机会到处去看演出。他到过中国成都看走调的皮影戏和川剧秀,随交流团到新疆体验当地的艺术文化。回国时,就连吉隆坡蕉赖斯嘉镇农曆七月祭祀式的戏剧,他都不放过。为张艺谋京剧搭火车站12小时也许有人很羡慕沈国明可以周游各地去看戏,但当大家知道他为了戏剧所作出的牺牲时,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以及他对剧场的癡狂。“我到处去看戏都是自费的。所以,能省则省。有些戏剧在中国偏远地方演出,我不敢花钱搭飞机或搭高铁,而是买最便宜的火车票。最久的纪录是搭一趟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花了约两天一夜的时间从南京去乌鲁木齐看演出。”他印象最深刻的体验就是到中国国家大剧院观赏张艺谋执导的京剧《天下归心》。“我好不容易从朋友处拿到一张首演的正票,但当时刚好接近10月1日中国国庆日,火车票几乎卖完,我唯有买了一张最便宜的站票。“从南京到北京的车程约12个小时,我以为不必站足12个小时,偶尔有空位时应该可以蹲下来。结果,实在太恐怖了。火车内整个走道,甚至厕所都站着或蹲着人,我整晚就像沙甸鱼般站着,好辛苦。”开设戏剧图书馆沈国明除了为本地舞台戏剧艺术填补文字记录的空缺,还于2009年成立了我国唯一一间以戏剧为主题的图书馆──“戏剧后巷”。目前,该图书馆有约两千本关于戏剧的书。“这些书在本地很难找得到,多数是我们去中港台进行学术交流或演出时,自费买回来。我们也想让图书馆天天开放,但却没有能力请全职的管理员,所以是有预约时才开放。”2011年,心向太阳图书馆从吉隆坡怡保路搬到旧巴生路珍城商场二楼,可谓是心向太阳剧坊的中心。除了出借书本,他们还举办小学生戏剧观摩赛、生活营、电影课程等,以教育方式推广戏剧文化艺术。(/副刊‧报导:李翠媚)‧2016.02.29


热门
推荐